乌仁娜
为什么要听乌仁娜?也许你没有听过乌仁娜的歌,但你肯定去过蒙古草原。
如果你没有亲眼见过草原,你心里也一定向往过一望无际的绿草、满山的牛羊和蒙古包里的奶茶飘香。

乌仁娜一开口唱歌,就能把你的灵魂带入天堂。在她纯净的歌声里,你会看到光亮,找到安宁和久违的感动。

她一歌唱,世界都是牧场!观众在她的歌声中好像去过无数次草原。她把整个草原的宽广和人们对之的向往传达到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乌仁娜是只“天堂鸟”,她的歌能把你的心叫醒!

“演出后,常常有人和我说,我工作一天很忙,身体都是紧张的,听到你的歌声后,我感觉好放松、好舒服。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

乌仁娜在接受采访时,“触动”一词频繁的跳出来,如果音乐能带给观众触动,她会觉得这是一件功德。

“我们身体里数以万计的东西都是有生命的,但我们不去管它,不管它会不会哭泣。真的音乐,会把人的心叫醒。”

听她的演唱会,大有“如听仙乐耳暂明”的感觉。

乌仁娜出版发行过六张个人专辑:
Tal Nutag 《听风的歌》
Hodood《蓝色草原》
Amilal《生命》
The two horses of Genghis Khan《成吉思汗的两匹骏马》
Jamar《在路上》
Ser《醒悟》

乌仁娜是“蒙古灵魂乐的祭祀”!

国外媒体曾这样评价她丰富的声音表现力:“她唱起歌来像女神、像女妖,又像个孩子”。

“乌仁那演唱的《Beleg(礼物)》,临近尾声,虽然蒙语歌词听起来很相似,但在她的歌声中,音调一句比一句高,情绪越来越激动,刹那间,让我有种置身在祭祀现场的感觉。此时的乌仁娜,就是在用歌唱和上天沟通,用灵魂对上天祝颂。一开始雄壮、浑厚,声调越变越高,声音也变得越来越薄,最后飘渺,仿佛用尽了最后一分气力,将整个生命都献给了上天。”

国外媒体称乌仁娜是“蒙古灵魂乐的祭祀”,乌仁娜自己也说过,“我用自己全部的能量和生命来阐释歌曲,每次演出过后,我都如同经历一次重生。”

乌仁娜唱歌,基本上是张嘴就来。

她不练声,她拒绝所谓正统的声乐训练。她在采访中说过:“我庆幸自己没有选择学习声乐(注:她毕业与上海音乐学院扬琴专业),因为我亲眼看到,那么多来自不同民族的充满天赋的学生,那么多有特色的、宝贵的声音,经过四年的学习之后,他们除了使用的语言不一样,演唱都是同一种(方式)。”

事实上,乌仁娜这些歌唱的方式就来自于她的民族,而她那跨越四个八度的音域、对音乐的感受和丰富表现力等等,就是上天的馈赠。

国内听众认识乌仁娜,最早可能源于多年前的两首广告歌曲:一支立邦漆广告和一支SONY数码器材广告,两首歌都出自她1995年的专辑《蒙古草原之歌》(TalNutag)。

电视广告里那首《Jigder Nana》,据说这是一首蒙古传统情歌。乌仁娜对对爱情的理解是这样的:“好多音乐都是歌唱爱情的,但我所了解的爱是很广大的。爱很美、很大、很强烈,而且是非常丰富的。今天许多歌曲都把爱形容得太小:我爱你,你离开我,我今天很痛苦,什么什么的……我真的想问,爱就那么小吗?也许是现在的我们没条件在草原那样宽阔的地方生活,我们都住在小小的房子里,在里头工作生活,我们接触广阔世界的时间越来越少,也许这是人远离大自然带来的最大伤害,我们不再有力量去感觉、去忘记,这很可惜。我自己的想法是做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喜欢听的音乐。”

2009年,乌仁娜出演电影《成吉思汗的两匹骏马》,导演是琵亚芭苏伦·戴娃(Byambasuren Davaa),她曾凭借《哭泣的骆驼》荣获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奖。

在这部半纪录性质的音乐电影中,乌仁娜带着姥姥留下的一把只剩下琴颈的马头琴,来到蒙古国寻找失落的歌谣《成吉思汗的两匹骏马》。

乌仁娜出生于内蒙古西南部鄂尔多斯地区草原的牧民家庭,如今她已经是亚洲最杰出的女声之一。她将故乡的精神通过音乐呈现给全世界。

一位俄罗斯音乐评论家称乌仁娜和另外一位Tuvan歌手Sainkho为“亚洲女高音双姝”。2003年夏天,在得到德国RUTH奖最佳国际艺术家称号之后,在欧洲人眼里乌仁娜奠定了世界音乐的重要贡献者的地位。
2022年11月
S
M
T
W
T
F
S
   
1
2
3
7
8
9
10
14
16
17
20
21
22
23
24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