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报】广州古典音乐氛围被点燃啦!
2017年,对于广州古典乐迷来说绝对是个难忘又难得的年份。作为世界殿堂级的交响乐团,柏林爱乐乐团今年11月将首度献演广州,而另一支世界顶级交响乐团——维也纳爱乐乐团,也将于今年秋天莅临广州,于10月21日和22日在星海音乐厅连续奉上两场音乐盛宴——“英雄诗篇”和“交响之舞”,这是维也纳爱乐乐团在广州的首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距离演出还有大半年,维也纳爱乐两场音乐会的门票日前已近售罄。

更重磅的是,当下古典乐团最炙手可热的指挥杜达梅尔,将带领西蒙·玻利瓦尔交响乐团来广州,演出全本(九部)贝多芬的交响曲。可以想象,《英雄》《命运》《田园》《欢乐颂》……这些曲目将连续四晚排山倒海般“扑向”广州的乐迷,这场视听盛宴,距维也纳爱乐乐团的广州首秀仅仅一周。

当下,很多城市的老剧场、老音乐厅都在经营10年、20年后略显疲态。作为已经建成近20年的老牌音乐厅,广州星海音乐厅除了在乐厅改建、市民互动等方面加大投入外,也在尝试利用音乐厅多年来积累的资源和口碑,吸引更多年轻观众。和维也纳爱乐两场音乐会一样,杜达梅尔的四场音乐会也会推出相当比例的惠民票。引进殿堂级乐团的同时,着力培养年轻观众,这,也许就是广州古典音乐市场保持活力的根本原因。

1 指挥动向

为何是“80后”的杜达梅尔?

此次星海音乐厅邀请的杜达梅尔是当今世界最著名的国际性音乐家之一。出生于1981年的杜达梅尔,10岁开始学习小提琴和作曲,15岁开始学习指挥,18岁被任命为西蒙·玻利瓦尔青年管弦乐团的音乐总监。2003年成为指挥大师西蒙·拉特尔爵士在柏林和萨尔茨堡的助手,翌年参加古斯塔夫·马勒指挥大赛夺冠,引起了整个古典音乐界的轰动。自从2004年赢得马勒指挥大赛以来,横扫欧美各古典大音乐盛典,指挥了维也纳爱乐乐团、纽约爱乐乐团、柏林爱乐乐团……2009年,杜达梅尔开始担任洛杉矶爱乐乐团总监,将继续执掌乐团到2022年。

虽然现在距离开演还有七八个月,但此前维也纳爱乐乐团音乐会的门票已经几乎售罄,“乐迷购票的积极性让我们欣喜,也让我们有了信心。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也有底气推出贝多芬全套交响曲。”星海演艺集团管委会副主任、星海音乐厅主任刘莹表示,“杜达梅尔因为音乐改变了命运,作为广州的一个艺术场馆,星海音乐厅也要思考能为这个城市、为音乐、为乐迷做些什么?”

早在和维也纳爱乐乐团确认两场音乐会曲目的时候,一个计划就在星海音乐厅领导层中悄悄酝酿——既然两场音乐会把主要曲目留给了贝多芬——贝多芬第七交响、第八交响曲及莱奥诺拉序曲第三号,那么是否可以在贝多芬逝世190周年之际,上演贝多芬九套交响曲全集呢?于是,当星海音乐厅得知杜达梅尔在欧洲的巡演计划后,特意留出了演出档期,并主动邀约,用自身多年演出项目运作的经验以及与乐迷之间建立的信任扫除了对方疑虑,并坚持以贝多芬九大交响曲全集的形式呈现。

值得一提的是,10月27日至30日在广州星海音乐厅历时四晚的贝多芬交响曲全集演出,是中国内地的唯一、仅有的一站,实为难得。

2 救助计划

音乐真能改变人的命运?

星海音乐厅请杜达梅尔和西蒙·玻利瓦尔交响乐团这一组合来广州演贝多芬交响曲全集,不光是因为这个组合风头正劲,更重要的是杜达梅尔及乐团背后的故事。实际上,杜达梅尔的成名和西蒙·玻利瓦尔交响乐团爆红,背后均为委内瑞拉“音乐救助计划”的成果。

“音乐救助计划”又称“委内瑞拉国立青少年管弦乐团系统,是一个在委内瑞拉全国推广音乐教育的公营计划,计划的发起人是委内瑞拉经济学家兼音乐家何塞·安东尼奥·阿布鲁尔,他担任了首任总监,并在此后35年继续致力推动这个计划。第一批参与计划的学员是11位在地铁上拾荒为生的儿童。这个计划很快得到委内瑞拉政府全力资助。尽管政权频繁更迭,但每届政府对计划的支持一如既往。

据统计,该计划令全国各地25万学童接受免费音乐教育,其中近九成来自贫穷家庭,超过6000名教师加入该计划,并在委内瑞拉全国建立了30个交响乐团、125个青少年乐团及一批附属培训机构。古斯塔夫·杜达梅尔是音乐救助计划诞生的第一位、也是最著名的一位国际性音乐家。成名后的杜达梅尔饮水思源,更设立了杜达梅尔基金会,目标同样是为贫困青少年建立通往音乐世界的桥梁。

“每个孩子都应该在艺术之海遨游。”——这是杜达梅尔基金会的口号,“它与星海音乐厅对自我使命的认知,也不谋而合。”刘莹说,“杜达梅尔曾说过,‘不同的人生轨迹之间也许就相差一把小提琴的距离’,而星海音乐厅愿意做提供那把小提琴的人。”

的确,音乐切切实实改变了数十万孩子的人生,也改变了很多城市人看待生活的态度。多位曾经来广州演出的古典音乐家和乐团都曾表示:广州古典音乐的氛围很好,来到广州的古典音乐团体和音乐家,不论是“老朋友”还是“初来乍到”,总是会得到市民的积极反馈和互动。不少市民表示:“星海音乐厅有实力请到一些顶尖乐团,同时还照顾到部分乐迷的收入,名团演出都有惠民票、学生票。”

据悉,和维也纳爱乐乐团两场演出一样,杜达梅尔的四场“贝多芬专场”也作为星海音乐厅2017年“年度音乐大赏”推出惠民票,南方日报记者了解到,“维也纳”星海音乐厅每场设置了超过300张的惠民票,票价低至380元。据透露,杜达梅尔的这四场音乐会也将会推出相当比例的惠民票。

3 城市氛围

乐迷队伍日益年轻化多元化

为了一场古典音乐的门票通宵排队!

早在去年11月维也纳爱乐乐团惠民票的开票首日,便遭到了广州古典乐迷的疯抢,当天凌晨5时,音乐厅门前就汇聚了购票的人群,一上午整场票卖出1/3,而且全是散客。

据工作人员回忆,按理说星海音乐厅那个时间段是不营业不开门的,但天气太冷,我们便让他们进来大堂休息,其中有个美国华侨表示:“我最近从美国回来旅游。从出门到现在,刚好用了13个小时15分钟。我是第1号,成功买到了380元的门票。”

乐迷们的热情给了星海音乐厅策划、执行团队极大的鼓舞,他们在“抢票大潮”中,看到了许多年轻面孔,既惊讶又高兴。广州古典音乐的氛围被点燃了。

乐迷队伍也越来越年轻了,譬如买到最后一张维也纳爱乐惠民票的是一位在读大学生,他说,自己10年存了2000张唱片。乐迷本身也并非一定要是专业人士,工科背景的也一大把,小陈就是学建筑的,不仅每天在家都会听古典音乐,多的时候一个月会去音乐厅听好几场。他们中间还有不少是职场新人、90后,过去或许流行音乐更受欢迎,但现在有人开始慢慢喜欢上了交响乐、室内乐,“古典音乐让人有一种不可言状的感觉。”

对于广州以及城内这样的一批乐迷,刘莹觉得,星海音乐厅对他们是有责任的、有义务的,“这么多人前来排队买票,这说明广州乐迷对好乐团、好音乐是非常渴望的。如何拿出更合适的演出项目以及让人们更容易接受的价格,引领更多的人进入音乐厅,是我们面临的重大问题。”刘莹透露,无论是“维也纳”还是“杜达梅尔”,“即使每个座位卖2000元,依然收不回成本。”这意味着,按照目前的运作,即使是所有票卖光,这几场音乐会仍然有不小的资金缺口,“当然,我们会找一些社会支持,但是即使没有支持,我们依然要保证用好的音乐回馈市民。”

毕竟,活于一个社会快速发展的时代,有些东西是比GDP指标更重要的。真实的幸福感和归属感,这是音乐可以带给我们的美妙享受。

(南方日报记者 周豫)

原文链接:《广州古典音乐氛围被点燃啦!》
2017年11月
S
M
T
W
T
F
S
     
1
7
8
9
13
14
17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