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难忘的室内乐浩瀚之旅:上海四重奏驻场广州的七天
四月初,享誉世界乐坛的上海四重奏到访星海音乐厅,举行了一连七天的驻场演出,在广州城内掀起一股“弦乐热潮”。驻场的七天,也是气氛拉满的七天。四场音乐会和三场活动、十三部作品和四千余名观众,为室内乐和古典音乐呈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上海四重奏在广州驻场一周的音乐盛事受到国内各大媒体的广泛报道,被称为广州迈进2023年以来罕见的古典音乐“现象级”演出。无论是观众人群的青春活力、音乐会上座率的持续高企,还是音乐本身的感人至深,都为人津津乐道,也为星海音乐厅25周年演出季开启新的篇章。



乐迷们在社交媒体上的对话仍不停歇,大家饶有兴致地谈论,提起贝多芬四重奏深邃的慢板感人至深,讨论谭盾的《风雅颂》怎样连结古今,回想起聆听巴伯弦乐四重奏慢板时泪水止不住地从脸颊滑落;感叹 “名家工作坊” 中接受辅导的年轻重奏组合短短一小时进步显著,笑谈 “高手过招” 的舞台上金句频出,还有中提琴家李宏刚临场发挥的暖心笑话……这就是音乐的魅力,在眼眶湿润和会心一笑的刹那,贝多芬、巴伯、谭盾、上海四重奏、过去和未来,跨越时空联结在一起。

四场音乐会 呈现室内乐浩瀚之旅

深邃的舞台上,空气震荡带出丰富的层次,从贝多芬、德沃夏克到潘德列斯基,从莫扎特、格里格再到周龙、谭盾,十三部作品都在四位演奏家的深思熟虑下鲜活呈现。弓弦张弛间,静述着古往今来的悲欢离合与阴晴圆缺。

四场音乐会写满四位音乐家的生活经历,以及他们对古典音乐的热情和奉献。音乐是最好的讲述者,这场为期一周的聚会,为广州、大湾区和来自全国各地的乐迷和媒体带来了美好的记忆,更传递了生生不息的希望。



第一场 “致敬贝多芬”,贝多芬弦乐四重奏让湾区的乐迷听得如痴如醉,贝多芬第十五弦乐四重奏的第三乐章,来自音乐深处的感召让人动容。第二场 “古典之巅” 是包罗维也纳三位大师四重奏作品的 “全景观聆听”,其中贝多芬C大调第九弦乐四重奏的末乐章,快速的卡农无穷动,高难度技巧集中展现,让乐迷大呼过瘾。

4月7日的音乐会 “浪漫回响”,格里格第一弦乐四重奏的第二乐章浪漫曲如水银泻地,欢快的抒情和激越的表达之间有强烈的对比。德沃夏克第十二弦乐四重奏 “美国”,两个中间乐章最为精彩,充满了音乐的自发性,在力度偏弱的段落,整个四重奏的动态被压低到耳语的程度,展示了高超的控制力。

值得一提的是,格里格第一弦乐四重奏开始后不久,第一小提琴李伟纲提琴断弦,与李伟纲合作了40年的哥哥、中提琴手李宏刚用一个关于断弦的笑话暖场,让观众看到了音乐之外四重奏的默契和幽默。



驻场计划最后一场音乐会,更像是上海四重奏发展历程的回溯。巴伯、周龙、潘德列斯基、谭盾……种种岁月印记、集体回忆都在上海四重奏成立40周年之际,在星海音乐厅推出的 “上四” 迄今为止在国内唯一的驻场计划中一一重现。中西合璧、短小精悍的曲目让音乐家和观众都更为松弛,演到《牧马山歌》,音乐家更是配合音乐发出 “呜呼” 的呐喊声,观众会心而笑,为四场音乐会留下了幽默瞬间。

音乐会最后加演了海顿G小调弦乐四重奏 “骑士”。于翔说:“在这样一个非同寻常的主题音乐会的结尾,为我们整个驻场计划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我们特意选择了弦乐四重奏之父海顿的作品,因为是他创立了弦乐四重奏的理念,也就是最终回到了本源,一切从起点开始。”

三场活动 挖掘室内乐的更多可能性

驻场音乐会的三场活动,从为青年音乐学子指点迷津、助力他们圆梦舞台的 “名家梦工坊”,到汇集室内乐青年演奏精英,现场时空连线的 “室内乐·听 高手过招”,在室内乐的教学、排演、演出各个层面,丰富大众对室内乐的认知。每一场有声有色的活动,不仅为观众,也为音乐家,带来激励和启发。



驻场计划的第七天,上海四重奏与星海音乐厅王冬云主任、杨震副主任、青年指挥家景焕、大提琴家潘畅,以及北京、深圳、广州的资深媒体人孟绮、金晶、翟佳齐聚一堂,在下午茶中围绕 “在中国如何更好地推广室内乐” 的话题各抒己见。

星海音乐厅25周年邂逅上海四重奏40周年,衍生出这个意义深远的驻场计划。在音乐会之外,更融合了青年音乐家孵化、城市文化探索、业内大咖头脑风暴等的多元思考。星海音乐厅25年来深耕古典音乐普及与推广,“上四” 驻场计划的策划与践行,是对25年砥砺前行的诠释,更是对未来岁月的前瞻。



星海音乐厅王冬云主任介绍,这次驻场计划是星海音乐厅推动室内乐发展的一次尝试。未来,星海音乐厅将以室内乐为媒,推出更多触及面更广的音乐策划项目,将贯穿于室内乐中的聆听、沉浸、探索精神更好地赋能艺术普及,体现音乐中有温度、有深度的人文关怀。

南都记者朱蓉婷 供稿:星海音乐厅
编辑:朱蓉婷

来源:2023年4月13日 南方都市报